<span id="jbvbr"><noframes id="jbvbr"><th id="jbvbr"></th>
<span id="jbvbr"><video id="jbvbr"><span id="jbvbr"></span></video></span>
<th id="jbvbr"></th>
<span id="jbvbr"><noframes id="jbvbr">
<th id="jbvbr"></th>
黑龍江分社政法警務
首頁政法警務
大興安嶺地區松嶺區人民法院:一次性執結完畢3.47億元
2022年11月18日 16:51 | 來源:中新網黑龍江

  中新網黑龍江新聞11月18日電(郭富山)大興安嶺地區松嶺區人民法院位于中國的最北方,轄區常住人口12萬人,平均每年受理執行案件不超過百件。這樣一個小小的法院,今年卻一次性執結完畢3.47億元,為企業挽回經濟損失2.9億。

  案件得從頭說起,今年,松嶺區法院受理了一起追繳非法所得案件,總執行標的為3.47億元,其中挪用資金2.9億,孳息0.57億元,執行中需要去西藏拉薩查清企業的股權。

  颯!開車去拉薩

  祖國大地廣闊無垠,從黑龍江到西藏需跨十一個省市自治區。當時的大興安嶺還是初春,天寒地凍,國內多地也存在疫情。院黨組經過反復慎重研究,決定由院長帶隊,駕駛兩臺車前往拉薩。東北三省、北京都有疫情,留宿當地可能有感染風險。他們幾人輪流駕駛,途中,人歇車不停,吃睡在車里。

  六位干警日夜兼程,三天行進了3886公里,到達了四川甘孜自治州。這是進入西藏的必經之地,而當地的防疫政策是,從此處再往西行,必須有目的地單位人員來接收,才能進入西藏。讓被執行人來接法官執行他們3.47億的資產?這猶如空中樓閣,難以實現。干警們決定打破一籌莫展的局面,通過主動協調,得到當地康定市人民法院的幫助,順利進入川藏地區。

  險!國道318

  過了康定,就踏上了318國道。大家都說“一生必駕318”,可真上了這條國道,才發現路邊警示牌時時提醒“不要把生命留在318”,道路的危險性可想而知。下面是一眼望不到底的懸崖,路面極其狹窄。一名干警說“我有高原反應了,腿肚子梆梆硬”,其他同志告訴說“那是腿肚子嚇得轉筋了”。

  做為大興安嶺人,從小在山區長大,對危險的冰雪路況非常熟悉,但到了318國道才體會到什么是真正的兇險路況。折多山、覺巴山、怒江七十二拐,處處讓人驚心動魄。陡峭的懸崖、高山的落石,更是讓人不寒而栗。

  一個同志說:“假如咱的車真掉下懸崖,其他同志也要到拉薩把案件執結了!”

  另一個為了緩和氣氛,開玩笑道:“給我媳婦帶句話,讓她就嫁了吧,但我的死亡賠償金要留給我的女兒呦!

  “別瞎說了,咱明建弟弟,媳婦還在家等著備孕呢!”

  干警們以苦為樂、不懼艱險,相互鼓勵、相互支持,直到第十天,終于安全到達拉薩。

  贊!順利執結

  到達拉薩后,他們拖著一身疲憊,立即投入到預先構思好的執行工作中。僅用了一天時間,就將預定的執行程序全部辦結。

  案件執結到位后,申請執行人專程從哈爾濱來到松嶺法院表示感謝,將印有“廉潔公正高效執行,正氣浩然司法楷!焙汀皥绦懈咝ёo企發展,盡心盡責為企解難”兩面錦旗以及兩封感謝信分別送到了大興安嶺地區中級人民法院和松嶺區人民法院,錦旗上承載著當事人對大興安嶺兩級法院的贊譽和感謝之情。

  路雖遠,行則將至。為企業保駕護航,來自于過硬的能力和敢打敢拼的扎實作風。

  在疫情、高原反應等多重考驗下,松嶺區法院執行干警歷時19天,跋涉12000余公里,圓滿完成了這次執行任務,這是對體力與毅力的巨大挑戰。一串串數據的背后,展現了黑龍江法院干警凝心聚力、攻堅克難、司法為民、敢于擔當的精神,他們將繼續奮楫前行,續寫著能力作風更實更硬的新篇章,彰顯“司法為民、公正司法”的初心與情懷。(完)

【編輯:郝雨】

中新網黑龍江新聞官方微信:掃一掃,立即關注!

關注“中新網黑龍江新聞”,獲取獨家新聞資訊。
更多精彩請關注各大微博平臺@中新網黑龍江新聞 。

中新社黑龍江分社團隊
王曉丹
解培華
劉錫菊
史軼夫
戚欣茹
姜輝
王妮娜
王琳
孫漢侖
劉莎
王寧
郭璨
李香梅
郝雨
劉慧
張瀚元
高峰
(此排名不分先后)
忘记穿内裤被同桌玩个爽
<span id="jbvbr"><noframes id="jbvbr"><th id="jbvbr"></th>
<span id="jbvbr"><video id="jbvbr"><span id="jbvbr"></span></video></span>
<th id="jbvbr"></th>
<span id="jbvbr"><noframes id="jbvbr">
<th id="jbvbr"></th>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